用互联网激活国家级“非遗”,资本市场追捧的匠人精神

发表时间:2019-10-15 15:24

花丝镶嵌又称细金工艺或累丝工艺,是”花丝”和”镶嵌”两种制作技艺的结合,花丝是将金、银、铜等抽成细丝,以堆垒编织等技法制成,镶嵌则是把金银薄片打成器皿,然后錾出图案,或用锼弓锼出图案,并镶嵌宝石而成。该工艺最早起源于商代,西汉后期金银制的小头饰开始盛行。在明清时期,花丝工艺被誉为“燕京八绝”之一。

花丝镶嵌它之所以能够如此广富盛名,是源于花丝工艺用料珍奇、工艺繁杂、一向为皇家御用之物,过去一直专属于宫廷艺术。因此其工艺品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代表作有明代万历皇帝金冠、清代银六方盆金桃树盆景、金嵌珠宝朝冠、现代中华世纪龙等。国家高度重视该项工艺的传承和发展,2008年, 国家将花丝镶嵌工艺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提起“非遗”,脑海中浮现的是传统的宁静,是岁月的流逝,是产品的晦涩难懂。大力推广“非遗”,年轻人是非常重要的群体,因为他们代表未来。但年轻一代如今关注的是抖音上一条条快餐视频,是视频平台一个个抖机灵抖包袱的段子。

走马观花,无不惊艳非遗艺术之美;浏网览报,无不惊喜非遗政策之密;然而深入街巷、走进现场,又莫不惊叹非遗传承之艰、传播之难。如何把宝贵的“非遗”产品推送到年轻人面前,如何让年轻一代喜欢“非遗”,是摆在非遗传承推广人面前的重要问题。利用互联网等新渠道新方式展示“非遗”产品是解决问题重要方法之一。80后董恒江所创立的全国第一个“花丝”工艺品牌对于非遗传承而言就特别具有示范意义。

“我不是传统的工艺人,我是一个非遗品牌创始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PHOEBE STYLE花丝工作室创始人董恒江不断强调这一点,“在工艺革新之上,我们投入更多的是品牌运营和市场营销”。他和团队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丝镶嵌工艺为主打,以开拓21世纪珠宝饰品设计精神为己任,将传统工艺与时尚潮流紧密结合的中国文创珠宝饰品跨境电商运营平台,并将实花丝技术跨界工业设计,实现21世纪花丝的复兴为福柏的奋斗目标。

“孔夫子很好,但现代人更喜欢钢铁侠,那可以让孔夫子做内核,钢铁侠做外壳”。

“非遗传承不能原封不动,不能原地踏步,花丝要想解决制作成本和消费人群问题,那么科技融合势在必行、文创激活势在必行。”这句话流露出董恒江将非遗传播进行到底的决心,也表达了他想要借助的传播方式。

目前,PHOEBE STYLE花丝销售网点已遍布世界各地,奥地利博物馆、南京博物馆、台北故宫点、云南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北京古玩城等都有专柜。借助互联网,董恒江的跨境网络电商平台可以配合实体店直接进行线上、线下双向销售。总结来说,董恒江的市场思路是,讲一个媲美奢侈品的故事,做快销品的价格,在文创圈里销售。

“对传统文化最大的敬意就是用市场逻辑来传承”。

近年来,董恒江逐步把花丝融入到一系列产品中,主要包括钢笔、车标、花丝书档、充电宝3C产品、家具配件等系列,以及企业机构类徽章、学校校徽、博物馆类花丝徽章等标牌徽章系列,还有黄金珐琅如意对开香囊、花丝黄金珐琅珊瑚兰花胸针、黄金珐琅蓝红龙头手镯、幸运十字架吊坠、绿玛瑙黄金树叶吊坠、玲珑琉璃珠等。正是如此,花丝悄然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也符合了年轻一代的风格品味。

面对竞争激烈的工艺品市场,董恒江和团队最看重的是客户的体验,并始终以顾客的感受和要求为首要参考因素。PHOEBE STYL花丝卖的不是工艺、不是花丝,而是一种生活方式。顺应市场、细分市场,满足客户消费偏好才是在经济全球化语境下的制胜关键。

当今市场机械化、流水线式的生产大行其道,人们追求高效率、高产出,同质化的产品充斥着生活的各个角落,传统手工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如同所有的非遗一样,花丝传承困境重重。由于制作难度大、耗费时间长、制作材料金贵等原因,传统手工花丝产品不仅成本高、受众小,而且传承后继无人,花丝工艺面临失传,逐渐被市场所遗忘。

董恒江相信既然有耀眼的前世,花丝必然就会有光鲜的来生。

基于对花丝的热爱,董恒江曾赴贵州拜师学艺半年时间,深知花丝制作工艺十分复杂,也十分辛苦,这其中的步骤包括拉丝、咬酸,甚至还有可能在创作的过程中有被腐蚀的危险。他认为,当代年轻人已经没有能够静下来学习这种繁复工艺的心境了,就目前的社会的发展现状来看,让年轻人只为了几千元的报酬去做这些,基本是不可能的。

目前的花丝生产的高端路线是在精美的花丝工艺之上镶嵌和田玉和宝石,一件珠宝价值几十万,消费群体局限性太强。而现实中的低端路线就是传统的手工作坊方式,不能量产、耗时长、产品价格很高、市场流通性很低,而且销量也很低。董恒江所走的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中端路线,也就是亲民路线。

董恒江希望可以借助机器实现工业化生产降低成本。“我试过无数次的3D打印、钢模等工具,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才终于成功了。”在这个过程中,董恒江把大量精力用在机国外进口器的选用和改进上,用了将近2年的时间访遍国内外的工厂,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最终在德国一家军工厂才找到合适的机器。

科技的研发实现了花丝产品的规模化生产,不仅突破了手工制作的局限,而且解决了人工和成本的局限,但要解决花丝的消费群体还要依循文创激活。董恒江告诉我们花丝与产品对接设计来源一是中国传统器物,迎合现代点线面的审美,这也是得益于乔布斯的简约风格,另一方面是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这点很重要。

董恒江实现了花丝工艺品的工业化量产,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在购买成本降低后,昔日高贵的饰品走入普通消费者手中。在赋予当代产品文化内涵和审美品质的同时传承、传播花丝工艺,在传承、传播花丝工艺的同时提升当代产品的文化内涵和审美品质。利用现代机器制造优势,更新传统工艺制作方式,最巧妙地将花丝工艺应用在不同类别的产品中,濒临失传的纯手工技艺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将非遗花丝的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创意有机融合,这是董恒江的主要手段;将非遗花丝的传统工艺与现代生产、百姓生活有机融合,这是董恒江的基本目的。PHOEBE STYLE花丝品牌经营的核心是基于科技融合与文化创意基础之上的花丝新产品研发,从传统中汲取灵感,在生活中抓取创意,运用电脑编程、3D打印乃至机器生产等技术,辅助或替代手工,将花丝嫁接在日常用品中,于是花丝元素与当代产品完美结合,传统得以创造性的转化。

这几年随着非遗热,PHOEBE STYLE花丝品牌成为了淘宝等电商平台的新宠,项目也被政府奖励,获得了南京市产业扶持资金50万元,获得了江苏省文化产业示范项目扶持资金100万。同时也被上海、台湾等众多投资机构热捧,2016年和2017年底获得专业机构投资,估值达到4000万元。新一轮投资已经确定,估值过亿。

“认准了一件事,我就会一直做下去”,自2000年以来,董恒江全身投入传统花丝工艺的学习、研发、制作中,十多年的坚持甘苦自知,不仅获取多项技术专利,而且实现社会和经济效益的双赢。PHOEBE STYLE花丝品牌先后获得中国家具配件设计“金螳螂”奖、电竞大赛鼠标设计优秀设计奖、西安第二届文创设计兵马俑吊坠最佳设计奖、首届江苏省“状元杯”文创产品设计大赛一等奖。

董恒江基于“非遗”的创业之所以成功,一是善于做花丝工艺的大数据挖掘,掌握了全国大多数地区花丝传承人的基本信息和手中绝活,深谙工匠之道的古典之美;二是具有科技偏好,率先将建模技术以及虚拟技术、3D技术运用到花丝研发与制作环节,突破手工制作的的技术局限以及成本与批量生产的难题;三是走传统花丝与当代生产创融合发展之路,以精妙的构思把花丝工艺与珠宝、家具以及标牌、徽章等进行创意设计,甚至和联想笔记本电脑、洋河梦之蓝酒等合作,成功塑造了PHOEBE STYLE花丝品牌。

PHOEBE STYLE花丝品牌的成功对于非遗传承而言就特别具有示范意义。全面遵循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国际理念与国家政策,全面收集、整理花丝镶嵌的传统工艺,全面探寻非遗花丝的当代传承、传播之路。一是把现代科技引入到传统工艺的生产环节,不仅实现了量化生产而且突破了手工的局限;二是通过降低生产成本来实现购买成本的降低,让更多人消费得起。


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