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凌发明:IPFS可真正实现区块链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价值无限

发表时间:2019-02-19 08:47

前言:“不同的工艺承载的东西不一样,就像农村建房的基建无法满足城市高楼大厦的需求,只有底层技术改变了,才能叫一个新的领域。”——IPFS星际特工创始人凌发明

2017年是区块链生态在中国大规模普及的元年,到了2018年,区块链却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从人人都谈区块链到“谈链色变”。

会议论坛和各类讲座、新闻报道,已经让很多人了解了区块链和与其同来的数字资产。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它提供了一种新型的社会信任机制,为数字经济的发展奠定了新基石,可以说是标志着人类开始构建真正的信任互联网。

传统商业项目和场景应用正在迅速的被“区块链+”,产品溯源、公益资金追踪、金融创新等等。区块链正在成为新一轮创新创业的沃土,无论商业、公共事业、金融业等都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尽管区块链项目的热度不如之前,但这对真正优秀的区块链项目来说是一件好事。鱼龙混杂是大多数新型行业开始时会具有的鲜明特征,但随着行业共识逐渐清晰,公众对行业概念加深了解,真正出色的项目浮出水面。

汇成时代创立于2014年8月,是一家以教育培训为根基,以创新科技为养分,以专业服务为核心,以合作共赢为目标,专注区块链+金融领域的知名产业机构。

汇成时代旗下核心业务“星际特工”矿业是总公司为布局IPFS领域而成立的专属品牌, 2017年9月成立了IPFS技术研发中心。2018年研发团队在研究IPFS底层协议的基础上,开始搭建并运营IPFS高速网络系统,并正积极研发基于IPFS的网络应用。全力以赴研究IPFS的运行机制,优化矿场配置,让广大致力于IPFS挖矿事业的同路人得到优厚的回报,研发的"星际特工T1矿机"也是一鸣惊人,得到众多矿友的大力支持。

凌发明是IPFS布道人、中国IPFS俱乐部发起人、全球币码翁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汇成时代创始人兼董事长、中国管理科学院区块链首席专家、《分享经济重新定义未来》的作者,2017年以来,凌发明先生开始在全国各地分享IPFS。

了解更多关于区块链和IPFS星际特工的信息,请看记者与凌发明的专访QA问答: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自己接触区块链之前的主要工作经历?

凌发明:大学期间主修工商管理和法学,从大二就开始创业。2008年,我进入了律师培训行业,创办了中国政法大学·法政教育科技发展中心,发起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做律师专业技能的培训平台——中国名律师大讲坛。

“中国的中小企业不是在监狱就是走向监狱的路上”,在做法律服务的过程中我接触到很多中小企业和创业者,发现中小企业对法律的需求更大。便从单一的律师培训转型至综合的法律培训,在专业法律技能培训领域做到了行业第一名。但中国企业家缺少的不单单是法律知识,更缺少金融方面的知识。因此,我将成熟的法律培训业务交付给原有的团队,目前依然发展的非常良好。在2011年自己独立出来做企业金融服务和金融财商培训。期间做了多家企业法律顾问和金融顾问。

从金融培训、金融投资到企业金融服务,我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商业嗅觉。我会关注什么是风口,哪些是有价值的领域。法律行业、金融财商、投资行业,我曾进入的每一个领域都是当下市场最需要的,2017年以来,公司全力做区块链产业研究也是如此。互联网这个风口缔造了很多大佬和巨无霸的企业,区块链是互联网的升级版,缔造的是下一代的互联网,任何人都有机会在这个领域获得新的“话语权”。

记者:什么背景下接触了和区块链相关的项目?

凌发明:因为做法律和金融专业服务时间比较长,我对违背金融规律的资金盘比较抵触。2013年就有人跟我谈比特币,但我完全不信。我认为金融可以带来十几倍的收益,已经很赚钱了。

到2017年,整个货币资产的平均涨幅近百倍。2017年上半年,公司全面进入区块链领域。区块链所带来的数字资产的增值,技术上的革命,都是史无前例的。我们关注到了行业所带来的爆发力,完全从过去的中心化进入了去中心化的领域。有人觉得这是泡沫,虚拟的东西没有价值,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它存在并且取得了成功,一定是有道理的。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IPFS?这一新技术将对商业或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凌发明:对于80、90甚至00后来说,区块链其实是给大家“屌丝逆袭”的一次机遇,这个机会是史无前例的。我对过去300多份的白皮书进行了深度分析和研究,从比特币、以太坊等再到IPFS,300多份国内外的白皮书中,我发现真正有价值的技术就是IPFS,或者说是区块链分布式存储,是真正的万亿级领域。

不同的工艺承载的东西不一样,就像农村建房的基建无法满足城市高楼大厦的需求,只有底层技术改变了,才能叫一个新的领域。区块链核心的特性是去中心化,但其实所有的数据仍然存储在中心服务器里,这并没有真正形成去中心化。所以目前区块链行业所有的公链、私有链、联盟链等效率低下,商业价值没有真正展示出来。

IPFS所构建的底层协议和底层系统真正实现了去中心化,无论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还是区块链,所有的数据都可以存储到IPFS系统上。

IPFS主要有三大特性,一是安全,构建了点对点的超媒体协议,我们的聊天记录将无法再被第三方公司获取、篡改和删除。此外,过去的黑客只要找到数据所存储的IP地址,就可以进行攻击。IPFS进行分布式存储,把文件切割成很小的部分,存储到全世界不同的节点上面,黑客攻击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非常之高,会自动放弃攻击IPFS的网络。

二是高效。过去下载东西是从一个节点传输数据,IPFS系统里,你只要找到文件的哈希值,全世界多个节点可同一时间给你传输数据,等生态完善后比过去至少快一千倍速度。

三是非常节约成本。中心化的存储成本高且浪费资源,上传同一电影,每人都要占用相同的空间和带宽资源,花费相同的成本。IPFS同一份文件只会被存储一次,以百分之一的成本满足存储需求,降低百分之九十九的消耗。

IPFS对标的是HTTP,所构建的是下一代的互联网的协议。总的来说,IPFS是一个存储空间+带宽资源共享的系统,实现了去中心的分布式存储,会逐渐超越甚至取代过去的中心化网络存储方式。

记者:您曾写了一本名为《分享经济-重新定义未来》的书,书中主要表达了哪些观点?

凌发明:主要讲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的案例。共享经济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国内高层的领导,对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的鼓励和关注度非常高。这本书重点就是把分享经济模型传播给中国的创业者,培养其共享思维,实现社会效率的提高,减少资源的浪费。

我们把IPFS和区块链分布式存储当成我们核心业务之一的原因就是,它通过技术真正实现了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但写书的时候IPFS还没传到中国,也没有人知道它,如果书里有的话,那它一定是最为经典的案例。

记者:IPFS与FileCoin的联系和区别有哪些?

凌发明:在我看来是夫妻之间的关系,缺少任何一个都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也不能有子女。他们是相辅相成的。IPFS的底层构想在2014年的时候开始运作,2015年5月上线,在2017年8月进行了融资,打破了全球ICO的记录,60分钟募集了2.57亿美金,被誉为当时最大的融资项目。IPFS要形成共享经济或分享经济这套模型,它必须拥有一个完美的经济模型。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IPFS的矿工,来为IPFS提供节点的设备资源,用户需要存储的时候,可以使用filecoin,进行数据的存储、下载及使用。矿工也一样,在整个过程中,为IPFS提供服务,提供设备资源的时候,可以获得filecoin的奖励。有了filecoin才有了完整的经济模型,才能成功。Filecoin就是IPFS的经济模型,通过filecoin来形成真正的共享,实现整个系统的闭环。这是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为的就是打造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网络。

我们在IPFS里面做了2个核心品牌,这里面重点讲“IPFS星际特工”,这个星级特工就是来做IPFS生态的布局,分布式云节点的布局,在全球各地架设50万个云节点。

记者:相比同行,IPFS星际特工的核心优势和差异化体现在哪些方面?

我们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在团队上,公司CTO在硬件软件上拥有28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其他开发人员都有15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是国内顶尖软硬件的工程师。我们按照过去手机硬件的顶级标准来打造矿机,从外观、零部件采购、开模、软件的开发、硬件的开发,都是本着匠心精神进行深度研发,我们合作的工厂也是国内最顶尖的工厂。

在行业的布局上,我们在整个IPFS领域进行生态布局,所有IPFS星际特工粉丝都可以共同建立中国IPFS俱乐部,每一个节点未来都是平台的利益共同体,IPFS星际特工云平台将真正帮助矿工解决挖矿的难题。

记者:了解到咱们组织了一系列IPFS星际特工活动,主要目的有哪些?活动取得了什么成果?

凌发明:IPFS系统运行两年后才进行私募,募资成功后引起极大的关注。汇成时代在中国最早布局IPFS,相当于布道者、开创者。我们成立了中国IPFS俱乐部,在国内40个城市召开IPFS矿工大会,目前我们是国内普及人数最多的平台。IPFS的应用是需要有人普及和推广的,没有市场人的使用和没有一定的资本,就没有价值。得粉丝着得天下,得数据者得天下,IPFS是得节点者得天下,每一个矿工,都是IPFS生态系统上的节点。

我们在线下举办了近千场活动,每场活动近300人参加。此外,我还在喜马拉雅上推广IPFS。

记者:您也做了一些项目的孵化和投资,在创业寒冬的情况下,您最看重的是创业者或者项目的哪一点?

凌发明:最核心的就是看团队的CEO,看他有没有清晰的目标,有没有强大的执行力,有没有吃苦和奋斗的精神。这也是区块链项目是否成功最核心的因素,大多失败的项目都是因为团队都没有扎扎实实落地,没有做实事;看团队过去的经历和成功的经验,看团队是否能兑现承诺。

如果团队曾公布了计划但是没有落地,这个团队是没有办法创造结果的,这种项目一定要远离;看项目是否能够真正解决区块链痛点,理想再大,不能解决最核心的痛点,这个项目是没有投资价值的。

区块链还处于早期的发展阶段,值得投的项目就是做底层技术开发的项目,其次是市场占有率、节点数目、社群的完善程度。一个没有市场认可的项目是很难成功的,会被扼杀在摇篮里。投资以技术为核心,以资本为主体,助推轻资产运作的企业成功率高一点。

最后,投资不要太贪婪,永远要适可而止,任何的东西都是有一个峰值的,不可能永远涨下去。

记者:有人说世界上排名靠前的几家挖矿公司都是中国人在运营的?在挖矿这个方面,有哪些故事或干货,请您分享一下

凌发明: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比特币矿机在中国生产,挖矿领域里面最靠前的公司也在中国。未来挖矿的独角兽公司依然会在中国。一是中国人口基数大,区块链的节点需要人参与。过去的比特币、以太坊成就了几家企业,比特币的算率百分之六十掌握在中国人手中,毫不夸张的讲,比特币就是中国的。

中国在硬件方面是全球领先的,我们也拥有大量的电力资源,带宽资源,人力资源。国家政策亦鼓励创新企业,政府政策的开放给予了新兴企业和新兴领域更多机遇。汇成时代(全球币码翁区块链研究院)将在IPFS和分布式存储挖矿领域带领众多的矿工创造出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就是“存力挖矿”的时代!

记者:区块链在进入下半年似乎进入了寒冬,您怎么看当前区块链在国内的发展情况?您对区块链的未来发展前景持什么态度?

凌发明:没有永远的牛市,也没有永远的熊市。这是正常的现象,是必然经历的洗牌。在我看来,等圈钱的、打着区块链模式发空气币、传销币的平台逐渐死亡时,在币圈疯狂吸血的公司不断被淘汰时,牛市就来了。从过去比特币的涨跌幅来看,周期基本上是两年时间,我认为熊市还会持续,但是不会太久。且各个国家的政策不断明朗,标准逐渐形成,真正有价值的项目才会做起来。

在当下,创业者应反其道而行之,在所有人都离场的时候,选择进场适当布局。但一定要以服务市场为导向,没有市场认可度,无论技术和项目多优质,都会被扼杀在摇篮中。目前大部分区块链从业者都是以小团队为主,没有真正的开放性,创业者也要学会合作,借鉴他人观点和观念。

记者:您接触到了很多底层投资人或专业机构,您觉得区块链行业未来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和IPFS的成长有哪些结合互动?

凌发明:IPFS本身不是区块链的项目,但是filecoin是区块链的项目。其次,filecoin可以跟传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相结合,无论区块链如何变化,filecoin将作为一个底层技术都会伴随区块链的发展越走越好。

记者:您对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有哪些建议?

凌发明:有很多创业者都是在装的,创业一定不要装,一定要以谦卑的心态面对市场。谁都不知道哪一天有一个竞争对手就把你KO了,所以我们要保持敬畏的心态创业,谦卑的心态前行。-

在寒冬的情况下,企业要舍得革命,革自己的命,要早日转型升级,不要有等死的心态。明知道做下去会死,为什么不换一条可能成功的路呢?宁愿去找死也千万不要等死。寒冬已来,暖春还会远吗?我们共同见证区块链行业的牛熊以及兴衰!


资讯推荐